北大emba研修班报名电话

【正人志道】马克垚:学识之事 存乎二心

2014-08-21 21:19  北京大学EMBA研修班   未知
点击:

2000年,马克垚退休了,离开了耕耘半个世纪的讲台。然而,诚如其友人所言,八十多岁的马克垚“少小情怀壮士心”,仍然始终热切地关注着学科的发展,也始终关注着青年人的成长。

一位历史学系的同学据说我要采访马克垚先生,一再表白爱慕之情并且踊跃地向我推举马克垚先生的学术著述。这莫名地给我增添了压力,面对一位世界中古史威望,我是既有些高兴又有些敬畏。

好景不长,1957年反右开始,政治运动不断,攻破了底本宁静的学术气氛。反右派奋斗的浪潮波及大学里许多老师和学生,学校教学也往往不能畸形进行,“全国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1958年,马克垚和许多老师一道下乡加入劳动,向工农兵学习。下乡期间,他和农夫一起在河塘背石头,建小高炉炼铁。马克垚回想,当年的五四运动场也成了炼铁厂,地面被挖了许多坑用来冶炼,造成了不少挥霍。

当时文史楼三楼是图书馆,二楼西面是中文系、东面是历史学系,一楼是教室。马克垚就常去图书馆读书学习,为了能在图书馆找到位置,他常拿着吃饭的碗赶紧跑到图书馆,一边吃饭一边排队,否则晚了就没有地位了。说到那时高浓度的耕耘收成,马克垚笑了,“我在那时读了许多书,可以说‘好读书不求甚解’。”

马克垚,1932年6月生,山西文水人。著名历史学家,北京大学传授、博士生导师。1952年进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学习,1956年留校任教。1986年至1992年担任历史学系主任。2000年退休。2005年被聘为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马克垚长期从事历史学系本科生基础课世界中古史的教学,并讲解世界中古史学史和史料学、西欧封建社会经济史、中西封建社会比较研究等课程。曾出版《西欧封建经济形态研究》、《英国封建社会研究》、《封建经济政治概论》等专著,并主编《世界历史?中古局部》、《中西封建社会比较研究》、《世界文化史》等著作。

在一个严寒的冬日,我们应约走进了历史学系教授马克垚先生家。马克垚先生与其夫人耿引曾老师热情接待了我们。

然而和先生深刻交谈后,在咱们涉及关联国家学术的话题时,我发现他实在是个非常“严正”的学者。他有着严厉的治学准则和忧国情怀,马克垚先生是一位学者,更是一位始终心怀国家的耻辱之子!

此后,马克垚的研究不断深入,又陆续出版了《英国封建社会研究》,并主编了《中西封建社会比较研究》、《世界文明史》等学术著作,研修班。即使是在退休之后,马克垚也没有结束学术的思考,2010年他出版了《封建经济政治概论》一书,以其对中西封建社会诸历史景象的深入考量,为学术界贡献了又一富有学术含量的学术范本。

对于学科步队建设和青年人才的培养,马克垚也倾尽心力、精心造就。他的弟子念及恩师的教诲,颇为感想——“先生教导从不伤人,而是鼓励学生发现和器重自己的不足,努力设法提高……每当学生遭受难题和窘境,先生却不独问长问短,同时也刻意体察体贴晚辈的种种心境,满怀深仁厚义之闵”。

新中国建立了,始终在流离失所中求学的马克垚终于迎来了人生中学习最安静的时期。“100多年来国家和人民饱受帝国主义的烧杀劫掠,抗日战争期间又受到宏大折磨,但终极,中华国民共和国的成立让人们挺起腰杆,我们把列强、侵犯者战胜了!国家的独立、解放,给人们一个平等的感到,不仅是知识分子这么认为,一般大众也是有这样的心态,即使有人吵架也会被人禁止,大家都会感到解放了怎么还可以吵架,意思是解放了,人们的素质也理当进步。”举国上下,有识之人都肩负一身幻想的正气,马克垚也是心怀报效祖国之志,在大学期间相称用功。

1989年,魏特夫的著作《东方独裁主义——对极权力气的比较研究》被翻译到国内,引起了学术界的强烈反应。马克垚应邀撰写文章《关于生产材料所有制问题》,发表在1993年的《史学理论研究》第2期,对魏特夫的理论认识进行评判。马克垚联合本身中西历史比较研究发现,相对的所有权观点发端于古罗马,但是它真正的实现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到这时所有权才打消了其政治的和社会的从属物和混杂物,真正实现了纯经济的形态。就是从写这些文章开始,马克垚认识到,从事历史研究必需存在渊博的常识,不仅要从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等等不同的角度来认识历史,还要对中外历史都比较了解,这样能力在比较当中更加深入地认识问题。

? 马克垚

马克垚1932年诞生于山西省文水县,父亲毕业于山西大学治金采矿系。上世纪30年代,正是风雨飘摇之时。回忆起少时的求学经历,马克垚不无感慨:“我当时没有真正读过几年书,因为战役关系,不得不周转于各地。”“我上小学和中学时阅历了抗日战斗和解放战争,当时社会骚乱,学习环境也不稳固。后来我的故乡文水被日自己占据了,我不得不分开学校。”到了读初中的年事,马克垚来到了太原,但还没安置多久,又追随家人关山迢递转到昆明读了两年高中。幼时含混、动荡的场景在马克垚身上烙下了辗转各地的记忆。所幸还有家庭的教育和亲戚们的濡染,马克垚从小就读了些唐诗宋词,这培育了他浓重的读书兴趣。

——美国有名历史学者詹姆士?马尔登

受苏联教育模式影响,当时北大历史学系本科教育强调体系、全面,学习的课程多是硬性划定,重要教学基础课程。这种课程设置无奈满意马克垚的求知愿望,他便自己选修了一些老师的课程。当时开设的选修课未几,更不能跨系听课,然而,就是这一点选修课激发了马克垚学术研究的兴趣。“汪篯先生讲魏晋土地制度很有特点。汪先生曾当过陈寅恪的助手,上课时讲了一些陈寅恪的考据思路,这让我觉得很新颖。我认识到自己以前看书很浅,竟没想到能从一些字中验证出那么多货色。” 这些有特色的课程深合这位眼界开阔、极具独立思考才能的学生的“口味”。马克垚又冲动地感叹张正烺先生学识博而高深,“中国的良多书他都读过,向他求教问题,问他这个如何如何,他都能答复,都能给出看法”。这些老师或特长殷周制度,或专擅长均田制,授课进程中,旁征博引,史料分析之过细,观点论证之周到,使年轻的马克垚大开眼界。从这些选修课中,马克垚匆匆悟出了一些治学的门径。

1956年,马克垚毕业留校工作。马克垚本来想从事中国古代史的教学研究工作。但是系里斟酌到马克垚学过俄语,外语基础好,就部署他到世界古代史教研室教中古史(封建社会史)。可以想象,历史上长时间的闭关锁国与新中国建立后的严格国际关系情势使切当时从事世界中古史的研究并不是一件简略的事件,马克垚“感到艰苦重重,简直无从下手”。

学术领域之外,马克垚还积极参加了历史学学科建设,为北京大学乃至国内世界古代史的学科建设奉献颇多。他多年担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主任和学术委员会主席等职务。在他主持下,学校和历史学系藏书楼洽购了《德意志历史文献》、《基督教作者文集(拉丁文编)》和《基督教作者文集(希腊文编)》等主要西方古代史文献以及大批其它的相干学术书刊,大大改良了世界古代史的研究前提。

在这些交错着历史沧桑和个人生活的回忆中,我们看到了在历史长河中北大人默默担负的身影,感触到了北大人浓烈沉淀的家国情怀,领会到了北大精力的深沉源长。本期“君子志道”访谈专题,将带我们一起走进北大老前辈们的朴素与出色。

经过早些年对封建土地制度和亚细亚生产方法的研究,马克垚对社会形态范畴的研究已经有了必定的积聚,他盘算以此为切入点发展自己的研究。马克垚发现,以往对社会经济形态的剖析树立在对西欧社会分析的基础上,跟着对亚非拉等非西方国家研究的深入,根据西欧历史社会特色概括出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概念系统已经脱离了历史事实。两相比拟,马克垚逐步深入了他对西欧封建社会的意识。受此鼓励,马克垚对西欧封建社会进行从新考核,并取得了丰富的实践结果。1985年,马克垚推出了他的重要理论专著《西欧封建经济状态研究》,失掉1987年北京市哲学社会迷信优良成果一等奖。该书出版后在学术界发生重要影响,成为我国研究西欧经济史的权威著作之一。

进入三年天然灾祸时代,大家都吃不饱,没有膂力搞活动,“大跃进”的浪潮也就停了下来。趁着政治运动消停的时候,马克垚就应用这段时间读书,沉心静气地丰盛自己的学识。马克垚是个乐天派,生涯的艰巨,他不认为苦,反而得意其乐,“就在那时又看了些书,这总比下放要好,下放了什么也做不了,当初至少能看些书”。

【记者手记】

1952年,马克垚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从此他和历史便有了不解之缘。

忆往昔峥嵘岁月

峰回路转求学梦

穿过暮秋北京的寒风,我们来到了马克垚先生家。先生的热忱招待霎时将我们的害怕和寒意排除,在我们晚辈还没来得及抒发问候时,他就开始对我们嘘寒问暖。与其说这是一次采访,倒不如说是一次难得的与巨匠的轻松对话。先生和颜悦色、平易近人,很难设想出这是一位在学界发出振聋之声的权威。

经过一段时光的探索,马克垚渐有所得,他决定以中国史问题为起点,来研究西欧中古史。50年代后期,海内史学界对土地轨制的问题讨论很热闹。但是马克垚灵敏地发现,不少研究中国史的学者对西欧史缺少了解,对马克思、恩格斯以西欧史为依据作出的论断并不真正的懂得。1959年,侯外庐先生在《新建设》第4期发表《关于封建主义出产关系的一些普遍原理》一文,阐述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不存在私有制。这篇文章对马克垚启示很大,使他开端懂得到土地制度的法律形式的主要性。于是,马克垚决定从这方面来研讨西欧封建土地制度。马克垚借了罗马法以及西办法制史、法律史等方面的书来读,经由一番十分艰难的研究,写成了《对于封建土地所有制情势探讨中的多少个问题》一文,并于1964年发表在《历史研究》第2期。这篇文章从先容西方式学概念入手,对土地所有制与所有权之辨别作了较深入的讨论。尔后, 土地制度问题成为马克垚研究的重点之一。从这里动身,年青的马克垚走上了世界中古史的研究途径。

编者按:“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正人治学处事,破志高远却又基本扎实,胸怀宽阔更能兼察微理。北大老先辈们用自己的人生为这种君子之风做了很好的诠释。在党的大众路线教导实际活动中,离退休工作部启动了“君子志道”专题访谈运动,访问了一批离退休老同道。

他的研究将会“增进人们重新思考他们对中世纪欧洲农业的理解”,还会促进他们反思“城市和市民在近代历史发展上所起的作用”。

1971年左右,马克垚接收义务编写一部扼要世界史,这使他有机遇和书本打交道。在查阅尘封日久的外文报刊杂志后,马克垚发现六、七十年代世界史坛上再次崛起对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讨论。于是,马克垚以编书为名,收集了不少资料,并在此基础长进行分析研究。马克垚发现,从前以西欧历史为根据的史学理论模式已禁受到了不少质疑,马克思、恩格斯根据西方历史理论框架得出了有关非西方国家的历史论述也有一些不一定准确。马克垚认识到,马克思和恩格斯作为巨大的思惟家,从未把自己的理论教条化,而是根据新的史料和新的研究成果一直对自己的理论作出修正。这个发现,使马克垚的思想获得了一次大解放。只是囿于时局所限,这些研究播种只能深埋于心底,不敢与人言及,也不敢写成文章。固然并无成果发表,但这一段时间的思考和研究,让马克垚对一些史学领域的要害问题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这为他当前的深入研究打下了基础。

少小情怀壮士心

编纂:安定

在世界古代史教研室,马克垚师从著名史学家齐思和先生学习世界古代史。齐先生是一位学贯中西的长者,他得历史理论之要旨,融合中西、纵横古今,特殊是长于先秦史、晚清学术思想史、乾嘉考据学和世界中古史等领域的研究。让马克垚十分惊讶的是,齐先生并没有依照惯例门路教他学习世界史,齐先生谈得最多的是中国古代史,如清代的学术。对外国史了解多了以后,马克垚才缓缓领悟到齐先生的用意。按当时的资料、图书等条件,世界中古史几乎是无法研究的。齐先生委婉地启发了马克垚的研究路径。

现现在,不少弟子继续了马克垚的衣钵,在中古拉丁语、西欧中古社会经济史和政治法律制度史、中古西欧基督教会史、文艺振兴和宗教改造以及古代东方历史等多个世界中古史研究领域,沿着他的脚印持续高低求索。

如何构建出一套中国人自己的学术体系,这是马克垚终生努力和斗争的目的。在访谈过程中,马克垚屡次暴露自己的学术关心与思考,其“老当益壮”,其“不忘初心”,让我们年轻人颇受沾染和激动。

积土成山,非斯须之作。“学术需要几代人的积淀,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因此,马克垚将中国学术将来“构建中国人自己的学术体制”的愿望寄托在青年人身上,“这须要很多代人的努力,不像体育事业能够很快就走出亚洲、冲向世界”,“你们代表着未来,国家需要你们建设”。对于青年人,马克垚无比谦逊,也不吝积极的确定和激励,“不能有九斤老太的思想,一代更比一代强”。他盼望青年人积极利用科学技巧疾速发展的有利局势,从单纯记忆背诵的工作中摆脱出来,兼具中国眼力和世界眼光,擅长思考,敢于提出新的问题,从而实现真正意思上的学术“翻新”。(北京大学离退休工作部特约记者 蒋博)

青春作伴好读书

1949年解放后,马克垚跟一些同窗来到北京。当时广泛存在理工科对国度更有用的思维,1951年,马克垚考到由铁道部治理的唐山工学院机械系学习。但未几他发明本人真正的兴致不在这里。于是,他作出一个勇敢的决议:“我决定再考一次,换个专业。”

风乎舞雩咏而归

【人物简介】

文革停止后,学术界的思想重新活泼起来。马克垚开始了他在世界中古史领域的耕耘。

马克垚以为,在东西方文化亲密交流的语境下,一种由西方话语虚构出的“东方主义”形象与概念其实已经进入了我国学者的视域,影响着我们的学术研究发展。这种“东方主义”其实是一套对东方有着重大成见的思维系统。因此,西方学者念叨起东方,也只是讨论他们自己建立起的这一律念,而非真正的东方。在现阶段看似你来我往的学术活动中,实际上存在着极其不平等的交换状态,这一问题也反应在商业、媒体、劳务等领域。这一不同等状况恰是马克垚在新时期重复焦灼的问题,“我们假如只在西方构建的框架中埋头耕耘而不理解仰头放眼遥望,去建立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框架,那么我们的学术永远不会有自己的基础,永远没有自己的学术泥土。”马克垚呐喊,要想法在学术中展示中国自己的形象,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吞没在别人的影子里。也因而,马克垚在学术研究与教育教养中十分强调中国文化本位,“研究世界史者应当有相称的中国文明的涵养,才干具备中国人的目光”,“……否则即便在研究方面作了很大尽力,最后也只是本国人的徒子徒孙,只是在他们指定的思路下前行,我们自己损失了洞察方向的能力”。

相关的主题文章:
看过本文的访客还看过下面的文章:

上一篇:十年原创校园音乐路:访歌剧研讨院青年老师徐鸣涧
下一篇:李彦:十年磨一剑 科研教养双丰产
标签:研修班
查看评价

相关课程开课安排

相关总裁班课程

信息分类

相关知识点

在线报名 | 校园交通 | 住宿预订 |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10-57100404    李老师:18801116823 13366367845(微信)
Copyright ©2020-2025 www.simu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大emba研修班 版权所有.